• 作品展示>

    疫情下的航空業之殤

    作者:小清新的星

    股神巴菲特在今年5月的股東大會上宣布,其旗下公司已清空了美國所有航空公司的股票,總計數十億美元。巴菲特認為,受新冠疫情影響,航空業已發生根本變化,三四年內航空客運人數都不會恢復到去年水平。恰如美國多次熔斷的那個段子所言,在黑天鵝面前,無論是誰都太年輕了。

    航空業不好過,飛機制造業同樣步履維艱。2019年3月,因為飛機墜毀,波音歷史上最暢銷的機型737MAX系列飛機被停飛,這便是航空業夢魘的開始。在隨后的日子里,總會聽到波音即將復飛的消息,但一直到新冠肺炎疫情發生,這件事都沒能實現。而一個更殘酷的事實擺在了眼前:沒人坐飛機了,也沒有公司買飛機了。兩次黑天鵝事件,徹底讓巨頭波音傻了眼,波音的股票跌跌不休,竟然不及茅臺三分之一。

    我所在的航空公司,是一家小規模的航空公司。中國的航空公司大都是集團軍作戰,四大航有一堆全資或者控股的中小航司馬甲。被債務和疫情快要拖累的海航集團,旗下就包括了天津航空、祥鵬航空、香港航空、首都航空等一眾小馬甲。疫情來之前,海航已經通過吸血或者買賣蠶食著旗下的航空公司;疫情發生時候,這些子公司也就難免被海航巨大的負債所牽連,即便盈利能力再強也終究免不了為他人做嫁衣的悲傷命運。

    ▲印度支教記憶

    我們公司是屬于國字頭的一家,偏安于西南的一角,公司只有30架的波音飛機,2400多個員工。之前MAX停飛的時候,航空人總覺得小航司的冬天來了。中小型航司受成本所限,要么像廈門航空一樣全部飛波音、要么像四川航空一樣全部飛空客,這樣就能省出來維修保養以及雇傭機長的資金。所以我們感嘆著公司的不幸,眼紅那些擁有波音和空客兩種機型的大公司。

    等到疫情來的時候,我們猛然發現,原來在新冠病毒面前,MAX停飛事件帶來的影響不值一提,連黑天鵝的一根羽毛都算不得。以前總擔憂飛機少,現在總認為飛機多,飛機飛與不飛竟成了特殊時期最艱難的抉擇。國航、東航、南航三大航空公司,南航機隊規模最多,所以虧得也最多。只要飛機停在機場,停車費、損耗費、租賃費用、人力成本都是一大筆錢。飯店可以選擇關門歇業,這樣就不會繼續虧損。航空公司不可以,只要有飛機在名下,就一定會虧錢。

    不飛會虧,但是飛呢,也許虧得更多。在二月和三月,不少公司出現了不足百元一張的機票,飛機票賣成了白菜價,以至于有了"坐飛機比打車還便宜"的情況。我們這些貧窮的地面員工覬覦著這份低廉的票價,久居家中只想買了機票來一場生活走就走的旅行,但是終究沒有行動,因為在無盡的誘惑面前,是極具傳染性的病毒。

    ▲大理的稻田

    航空公司最賺錢的時候,無疑是春運和暑運兩個時段。搞定了這兩個旺季,那基本就搞定了全年營收任務的四分之三,剩下時間所要做的就是少一點的虧損。但是這個春運,卻是民航史上最慘淡的春運,甚至連往年最淡的淡季都比不上。好友是客艙的空姐,她說頭一次見到一個飛機坐不滿十個人的。有時候載著一半人的飛機,返航時只有一兩個人,空姐比旅客還要多。

    我們從二月期盼到三月,從三月期盼到四月,從四月期盼到五一黃金周,直到這個暑運。我們總期待著一切像當年的非典走后一樣,市場會在瞬間爆發,但是一切似乎都落空了——報復性的消費并未出現,報復性的死宅卻無比堅定。即便方艙清零,雷神山、火神山關門,武漢解封,北京完勝,再好的消息也換不來人們出行的熱情。而此時,我們卻發現,新冠肺炎已經近乎席卷了世界上每一個國家。

    隨著全球疫情越演越烈,一家家航空公司走上了倒閉和賣身之路。3月5日,歐洲最大的支線航空公司Flybe宣告破產,成為疫情期間第一家倒閉的航空公司。到5月初,全球已有9家航空公司破產或申請破產保護,盛名之下的澳大利亞維珍航空也申請了破產。追蹤服務機構Cirium的數據顯示,全球26000架客機中,有近17000架停在世界各地機場。有人說:"飛機停在機坪上曬太陽,你能聽到錢融化的聲音。"

    航空公司本就不是賺錢的行業,2019年三大航合計實現營業收入4113.63億元,凈利潤不過122.55億元。與之相映成趣的是,同期的鵝廠一家總收入就有3772.89億元,凈利潤為933.10億元。只是在疫情面前,三大航2019年一整年的利潤都灰飛煙滅了。單是二月份一個月,三大航就虧損了209.6億元。錢在融化、心在滴血,航空人惴惴不安。但是三大航畢竟家底厚,如我們這種底子薄的小航司,能做的就只有拼命地節支、拼命地創收了。最近西南地區紅土、瑞麗都已經賣身國有資本,成立之初他們都有做強做大的宏愿,只是最終心比天高、命比紙薄,至少這樣不至于完全死去。

    麗江夜色

    疫情嚴重的二月到四月,隔壁的幾家公司從年初就已經對他們的員工下手,他們一周只允許上一天班,即便是一天也是幸福無比,因為有些人已經開始無限期的無薪休假了,甚至于在內部停車都開始按月收費。三月伊始,我們公司決定不再給地面員工發放工裝,至于飛行員和乘務員,則是損壞了才給發放。公司的租借的綠植全部換掉,白天不允許開燈、飲用水成了奢侈品、食堂再難出現牛肉,當一切的細小的改變擺在面前,我們發現一切都不會像從前一樣了。

    當下,作為個體的我只有去面對慘淡的人生。公司一直念著我們的生計,看著周圍公司很早之前就在變相降薪,我們懷著感恩之心為公司喝彩,直到五月也默默接受降薪這一事實。去年計劃中的普漲工資,沒有人再提起,這個時候只要能有班上,已經感激不盡。我們都知道,公司是盡了最大的努力。航空業在新冠肺炎面前是如此脆弱,甚至已經到了生死存亡之時。只是誰也無力改變什么,哪怕體量大如波音、阿聯酋航空、海南航空,也不得不接受時代無情的碾壓,頃刻間便可能化為齏粉。

    是的,航空公司在哭泣。只是從誕生之初開始,航空公司已經束縛了自我的手腳。當飛機成為一種不再奢侈的交通工具,原本的模式還固守著百年前賣票盈利的老舊方法,這最終虛耗成一錘子的買賣。即便一年的載客量達到千萬,但是留不住的流量永遠是虛無的水花。而我們這些總認為航空業會隨著時代發展而擁有更多可能的人們,也開始丟掉了幻想,在思考著未來可能出現的變革。

    公司一次次地進行著救贖。最早是免費承運醫療隊前往武漢,一方面是作為企業的社會責任和良心,另一方面則能夠換得一些小小的優惠。在無人坐飛機的情況下,能夠送英雄們回家,也是需要拼盡全力去搶奪的。當公司的飛機和航徽出現在CCTV,我們所有人都為在這樣一家公司自豪。即便她遭受著的是成立以來最嚴酷的寒冬,但我們仍然選擇和它一起扛過去。我們希望它能好好活下去,這樣我們也能好好活下去。

    ▲西雅圖之夜

    我記得羅永浩老師首次直播的那一晚上,也是我們公司首次的直播。雖然老羅汗流浹背,看著也不夠專業,但戰績喜人——總計銷售額達1.7億,累計觀看人數4875.4萬。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網紅、 明星、流量鮮肉走上了直播帶貨的道路。我們這邊的主播是不會說相聲的機長,木訥地看著鏡頭,說著不知所云的話,唱著毫無激情的歌曲,觀看的人數大概400來個。到了第四五次直播,公司的空姐開始了直播帶貨,有機模、有抱枕,有絲巾,甚至賣起了絲襪。下面有人刷屏:"航空公司已經窮到這個地步了嗎,居然賣起了周邊。"是的,我們已經在為生存賣著吆喝,我們的飛機不再只運送乘客,也開始打起了物流快遞的注意,我們運送著物資、水果,開啟了另一種謀生的手段,為的只是掙幾分錢的利潤。

    彼得·德魯克說:"動蕩時代最大危險不是動蕩,而是延續過去的邏輯。"當我們不愿意去改變,那么只會讓動蕩一次次重演。時代的塵埃,落在個人的身上,都是一座山,撕開航空業光鮮亮麗的外表,更多時候只有不愿去改變的怯懦。如果我所在的行業不復存在,我將何去何從,我甚至還不知道答案,這更成了我恐懼的所在。只怕下一次未知來臨的時候,我依然會被時代所裹挾,最終成為并不絢爛的泡沫,還沒閃耀隨即破滅。


    來源:高校人才網
    發布日期:2020.08.24


    聲明: 此文章由原作者授權發布,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、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經獲得本網授權的媒體、網站,歡迎轉載,但請務必請務必注明出處(高校人才網)及作者,同時不得對本網內容原意進行曲解、修改,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。

    亚博竞彩官网